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猫眼除夕流血上市目标融资仅25亿美元难纾现金流黑洞-【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25:23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根据彭博社等外媒报道,将于除夕上市的猫眼娱乐IPO定价在14.80港元,位于招股区间14.80至20.4港元区间底端,IPO规模为1.324亿股,占扩大后股本的11.6%。由此推算,猫眼娱乐的融资总额约为2.5亿美元,总市值折合人民币约为145亿。

上图源自彭博社

在港新年表现最差“新经济股”

从首次提交招股书时传闻的10亿美元募资,到更新版招股书提到的3到4亿美元,再到如今的2.5亿美元,猫眼的预期一再下调,胃口越来越小。其实,这种自降身价流血融资的手段并不罕见,但往往很难起到预期的效果。

在1月23日的首次公开招股中,猫眼娱乐初尝苦涩,首日融资仅获得750万港元的认购,占公开发售集资额的2.8%,成为在港首日融资表现最差新经济股。而此次IPO底价抛售的手段,其实也并不罕见。去年夏天小米上市时,就曾将IPO价格定在招股区间的底端——17港元,但仍未避免破发的命运,股价至今一蹶不振。

本月中旬上市的微盟,也同样因为公开发售认购不足,从而将IPO价格定于发行区间下限,但三日后股价随即闪崩,重挫30%,迄今仍在发行价下方徘徊。

说到底,降价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有可能帮助猫眼薄利多销度过IPO颠簸期,另一方面也很可能由此而挫伤股民和投资机构的信心和积极性,毕竟降价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信心不足的表现。

盈利模式不成熟,猫眼流血破发或成必然

其实,猫眼出现这样的问题并不令人意外,毕竟机构投资者占主流的港股更加重视企业的基本面。正如信诚证券联席董事张智威所说的那样,没有盈利基础是猫眼娱乐融资上市的最大障碍,“之前已经有很多类似的新经济、生物科技公司上市,股价表现都强差人意,甚至潜水,投资者担心(猫眼娱乐)会走一样的路,因此而却步。”

客观来讲,作为一家即将走向资本市场的公司,猫眼娱乐的盈利模式显然还不够成熟。招股书显示,过去的三年半中,猫眼娱乐巨亏20多亿元。其中,2015年、2016年及2017年,猫眼娱乐的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12.98亿元、5.08亿元及7610万元。2018年前三个季度,猫眼的亏损再度出现反弹,净额高达1.44亿元,几乎是去年的两倍。

另一方面,猫眼的营收能力却存在着结构性问题,较容易受到政策波动的冲击。以2018年前三个季度为例,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占猫眼总收益的59.8%,娱乐内容服务紧随其后占29.8%。随着票务新政的落地,服务费不得高于2元的条款,势必会对猫眼的主营收入造成极大的冲击。国金证券认为,如果按照上述方法进行限价,以2018年9月30日以前的数据为基准,该公司总收入预计会下滑11.32%左右,毛利率可能由64.1%下滑至52.78%。

受大环境影响,中国电影市场供给侧的问题也开始逐步凸显。多家电影上市公司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行业屡有项目停工现象,在4月份后,将会表现在放映端。在这种情况下,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势必也将受到极大的冲击。此外,新政中取消票补的条款,对长期依赖票补进行发行的猫眼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总而言之,猫眼缺乏成熟健康的盈利模式,尤其是不合理的业务结构,使其更容易遭受政策和经济大换将的影响,抗周期能力差。这样一支股票,在如今新概念股云集的港股市场,无疑是缺乏竞争力的,流血破发的命运恐怕很难抗拒。

核心资产匮乏,拓展空间有限,长期增长无望

对于轻资产的互联网公司而言,用户和数据其实才是核心价值所在,同时也决定着发展边际和想象空间。而猫眼的流量和用户却主要掌握在腾讯和美团手里,按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数据来计算,自有应用程序上的活跃用户仅占5%。

风险正在于此,猫眼与腾讯、美团的合作存在时间限制,其中微信支付为5年,QQ钱包为8年,与美团的合作更是仅剩3年的时间。其中,微信支付入口是作价9亿元拿到的,到期后腾讯会如何开价,目前还很难说,毕竟腾讯不是猫眼的大股东,届时会不会为了财务受益狮子大开口,谁都无法保证。

而从长远来看,市场纵深不足或许才是猫眼面临的最大风险。现如今,中国电影票务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在线销售,猫眼、淘票票两强合计市场占有率和渗透率均超过8成以上。在这种局面下,蛋糕做大的空间已十分有限,猫眼想要拿下更大的市场份额正变得日益日益困难。更何况,电影放映本身就不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猫眼想以有限的服务费谋生,前景着实难以预料。

投行和券商汇集的香港证券市场,实质上是一个高度成熟的市场,在这里一切问题都将被无限放大,而经历内地新概念股上市潮后,对内地的新经济公司的投资更加谨慎敏感。“猫眼娱乐concept(概念)系好嘅,但潮流、气氛已经过咗,如果佢在阅文上市时推出,反应会好。”正如耀才证券行政总裁许绎彬所说的那样,猫眼错过了上市的最佳时机,如今已不再吃香。可以说,天时地利,如今都不站在猫眼这一边。

当初,小米没能通过调低发行价的手段实现护盘,股价仍是一溃千里,至今依然在低位徘徊。那么,有样学样的猫眼能够逃脱“见光死”的命运么?我们拭目以待。

广东省输卵管堵塞能做试管吗

河南新乡的龟头炎是怎么引起的

威海人民男科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