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是什么关系锅岛直茂的家庭成员还有谁

发布时间:2021-01-06 11:21:15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是什么关系?锅岛直茂的家庭成员还有谁

“身为武士就是寻求死的真谛!”就是说,如果要在生和死必取其一的话,身为一名真正的武士将丝毫不会有所犹豫,勇敢地面对死亡,积极地以以求一死的态度去拼杀。对武士来说,对生命的执著追求是最耻辱的事情,也是怯弱的表现。这就是武士道的典籍《叶隐》所包含的哲学思想。

今天,《叶隐》这部彰显武士道的著作的名声早已传出了主人公锅岛直茂的故乡肥前。江户时代肥前佐贺藩(佐贺古名佐嘉)的缔造者锅岛飞騨守直茂乃锅岛骏河守清房之子。锅岛直茂于天文七年(1538)三月十三日降生在佐贺的本庄馆(今佐贺市本庄町)。直茂在他的一生当中几经沉浮,从一介陪臣最终成为领地达三十五万七千石的雄藩之主,这段经历实在值得我们来探询一番。

名义兄弟

战国时代佐贺地方的大名是在九州唯一可与大友氏和岛津氏抗衡的豪族龙造寺氏。龙造寺隆信担任家督的那些年是龙造寺氏的极盛时代。锅岛直茂九岁那年,他的父亲清房已经是龙造寺家中举足轻重的重臣了。直茂的母亲是龙造寺家纯的女儿,龙造寺周家的妹妹,法号“花溪”,也就是说,她是龙造寺隆信的叔母。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实际上是堂兄弟的关系。尽管隆信和直茂有着血缘上的联系,但是作为龙造寺家臣的直茂必须为主君隆信尽忠尽职。他在一次次合战中为了隆信的江山赴汤蹈火,出生入死。

直茂幼名彦法师丸,后来又改称孙四郎,成年之后先后称左卫门大夫信安、飞驒守信昌,中年改为信生,最后才称直茂。锅岛直茂小时候曾经当过小城的领主千叶氏的养子,他在养父有了亲生儿子之后,又回到了本家。直茂年轻的时候就以智勇双全、仁爱守礼而备受称赞,是龙造寺家最有声望的青年将领。

决断

直茂的主君龙造寺隆重信的少年时代是在佛门的清修中度过的。在诵经礼佛的同时少年隆信也没有荒废武功的磨练,他那与生俱来的非凡胆量让周围的人十分惊叹。

龙造寺的家业是在隆信的曾祖山城守家兼(刚忠入道)的时代奠定的。享禄三年(1530),龙造寺家兼在田手畷大败入侵肥前的大内军。他凭借此战的功绩在主家少贰氏那里确立了重臣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锅岛清久和锅岛清房父子在此战中居功至伟。从此以后,锅岛父子便成为家兼最为依仗的重臣。为了笼络他们,龙造寺家兼将自己的孙女花溪嫁给了锅岛清房。

天文三年(1534)大内义隆派遣陶兴房(晴贤之父)入侵肥前,大军驻扎在神埼郡的三津。龙造寺家兼与其子家门在一个台风和洪水肆虐的夜晚发起夜袭,打垮了拥有优势兵力的陶兴房。大内义隆得知陶兴房三津大败的消息后决定亲自出马。同年十月,三万大内军气势汹汹的涌入了大宰府,围攻少贰冬尚所在的势福寺城。因为大内一方的兵力占了绝对优势,少贰一方不得不考虑与义隆媾和。在龙造寺家兼的努力下,双方达成了和议。然而仅过了一年,大内义隆就命令陶兴房再次出兵吞并了少贰氏所领的三根、神崎、佐贺三郡,少贰资元在绝望中自杀身亡。少贰资元的嫡子少贰冬尚在大友义鉴的援助下才勉强保全了自己。

继任少贰藤原冬尚是一个无能的人,如果没有龙造寺家兼的辅佐,他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的统治,然而冬尚却对这根家中栋梁恨之入骨,因为他把父亲资元的败亡归咎于家兼。在少贰家内部,重臣马场肥前守赖周不甘心自己的地位被家兼所取代,处心积虑的想要把他铲除。

天文十四年(1545)一月,马场赖周和神代胜利在筑前河上社袭杀了家兼之子家纯、家门,同时遇害的还有家纯之子纯家。家纯之子周家、赖纯和家门之子家泰则在前往势福寺城的少贰冬尚处避难的路上被冬尚派遣的伏兵杀害于神埼郡尾崎村的祗园原。诛灭了龙造寺一族后,少贰冬尚遂将原龙造寺领全数没收。

天文十四年三月,在锅岛清久的努力下,家兼得到了佐贺郡与贺、川副的乡士的援助。一个月后,家兼在祗园城击灭了自己的仇敌马场赖周。天文十五年,九十三岁高龄的龙造寺家兼去世,他在遗言中嘱咐道:“让元月僧(隆信)还俗,他是唯一能使本家再兴的人”。

就这样,元月和尚在还俗之后成为龙造寺氏的家督。多年以后,正是这个还俗的僧人使龙造寺氏的势力得到了空前绝后的扩张。他就是被后人称为“肥后之熊”和“五州太守”的龙造寺山城守隆信。生于战国乱世的龙造寺隆信以刚毅果敢和杀伐决断扩大了龙造寺氏的声威。然而作为一方之领主,光有军事的才能是远远不够的。隆信身上的杀伐气过于浓重,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他是一个残暴的人。这一点对于象他这样志在称雄列国的名君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隆信的母亲庆阎清楚的看到了儿子上上的欠缺,为了弥补这一点就必须有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来辅佐他。此时,年轻的锅岛直茂(当时还叫信昌)进入了庆阎的视野。

充耳不闻

在丈夫信周死后的十余年间,庆阎被家臣尊为“尼御前”,她默默从背后支持着隆信,帮助比较粗线条的隆信笼络家臣团。不夸张的说一句,庆阎是龙造寺家的主心骨。

弘治二年(1556),锅岛清房的夫人花溪去世,这时的信昌(直茂)已经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武将了。不久以后,四十八岁的庆阎突然宣布将自己下嫁四十四岁的锅岛清房,周围的人对这桩出人意料的婚姻无不愕然失色。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庆阎的这个决定主要不是出于感情的需要,而是为儿子龙造寺隆信的大业考虑。锅岛父子是龙造寺家的顶梁柱,隆信要建立自己的霸业必须得到他们的支持。庆阎和清房的结合使隆信和直茂成了血脉相连的亲兄弟(虽然是名义上的)。这样一种亲密联系的确立,将保证隆信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去达成自己的目标。为了龙造寺家将来的昌盛,庆阎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在身份制度严格的战国时代(尽管不如江户时代严格),以主君寡妻之尊去给家臣续弦,这样的怪事恐怕绝无仅有。在私下里,龙造寺家的上上下下对此事颇多垢病。但是,庆阎对于一切冷嘲热讽一概不理,因为在她心里没有比龙造寺的家业更重要的事。事实上,从文献中我们可以知晓,清房对于这位尊贵的新夫人是充满着真挚的爱慕之情的,庆阎对清房也是相当满意的。

NK免疫细胞如何治肝癌

北联生物nk免疫细胞

北联生物nk免疫细胞

子宫衰老的症状表现